中文|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学术研究>>>国际公法
 
【柬埔寨特别刑事法庭】DUCH案庭审报告

DUCH案公开庭审情况报告 3.30-4.1
 
检察官开庭陈述暗示DUCH“严密控制了S21(第2页);DUCH请求柬埔寨人民“为原谅留一扇窗”(第2页);被告辩护律师质疑对DUCH的临时羁押(第34页);民事当事人请求更多参与庭审的权利(第45页);翻译的问题(第6页)。
 
1、概述
 
“遗忘的反义词并非记住,而是正义。”
                                                                                            
在二月中旬一次很大程度上象征性的庭审之后,ECCC初审庭本周宣告了Kaing Guek Eav,又名“DUCH”的公开实质性审判开始,从而标志了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主审法官聂农(Nil Nonn)“以柬埔寨人民和联合国之名”正式宣布被告人以反人道罪、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和违反1956年柬埔寨刑法被起诉,并命令将他带到被告席,宣读对他的起诉。
 
倍受期待的DUCH审判有了一个缓慢的开始,法庭用了第一天一整天的时间来宣读起诉书。在两位柬埔寨书记官宣读事实分析的时候,被告人非常细致地对照着自己手头的起诉书副本,而法庭警卫人员则警告了一些在公众旁听席上睡着的人。在周二的庭审中节奏显著地加快了:检察官发表了极具感染力的开庭陈述,而DUCH和他的两位辩护律师亦相应地做了极具感染力的回应。之后在周三上午,被告人临时羁押的合法性成了争议的焦点。在被告方和检察官的请求之后,关于受害者参与的关切引起了长时间的讨论。在本周庭审程序的最后,检察官罗伯特•伯帝(Robert Petit)宣读了经司法认证的事实,这些事实已经被告方确认为双方同意或没有争议的事实。
 
整体来说,庭审程序颇有效率,但在翻译方面有明显的问题——翻译们急于赶上律师的节奏,而不是请求他们放慢语速。此外,周一的审判程序早于既定时间结束,而周三的午休时间则比正常延长,这都使得法院只完成了其一周前发布的日程中所列八项程序中的六项。旁听人数在本周中亦持续减少:第一天吸引了为数众多的旁听者,而随着庭审的继续人数则明显减少。周一和周二出席的民事当事人没有出现在周三的旁听席上,原因很可能是法庭的受害者部没有办法为他们的出席提供财政上的支持。不出所料的是,审判吸引了大量的媒体注意。
 
第一周的审判透露出了一个可能会在整个审判程序中成为争议中心的问题:对于在这样复杂的犯罪网络中的罪行,当被告人在行为发生三十年之后恳切自责,他将会在多大程度上承担个人刑事责任。第二个重要的问题是民事当事人将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行使他们的参与权利。
 
2、法律和程序问题
 
宣读起诉书:根据《内部规则》第89bis条第1款,庭审第一天书记官宣读了起诉书中的事实分析和指控。起诉书以高棉语宣读,包括关于S21历史和政治背景的事实、DUCH行为的法律定性以及DUCH的个人信息。
 
除了一些翻译上的问题之外,宣读基本上顺利进行。但宣读完成之后辩护律师弗朗索瓦•卢( François Roux)似乎很不满书记官只宣读了起诉书的“归罪”部分,细化了对其当事人的指控。卢辩称被告人应当有权要求宣读起诉书的“无罪证据”部分——即关于DUCH的性格、其名望和一直一来对其所犯罪行的承认。法庭拒绝了这一请求,理由是关于被告人特征和心理的事实不能被归类为第89条bis所规定的“事实分析”或“指控”范畴之内。法庭进一步指出他们已经为当事方指定了在审判过程中讨论被告人性格的时间。
 
检察官开庭陈述。周二的程序主要是检察官的开庭陈述和DUCH及其律师的回应。国内检察官琪凉(Chea Leang)陈述了S21建立的历史和政治背景。她尤其深入分析了柬埔寨共产党(CPK)的政治等级结构,而背景则是她称为不断升级的柬埔寨与越南之间的武装冲突。关注于这一等级结构和DUCH在S21和S24(“Prey Sar”)监狱以及Choeung Ek中被指控的作用,柬埔寨检察官使用了地图、图标和档案录像详细展现了对被告人参与消灭该党敌人的系统性行动的指控。她还重点提供了关于S21被关押人及其所受非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的事实分析。这包括戴上镣铐、剥夺水和食物及医疗,以及殴打和电击以获取供词。她还展示了一张图表,详细显示了被关押人的组成情况。
 
在其同事的陈述之后,国际检察官罗伯特•伯帝描述了一系列酷刑方式和据称对S21被关押人施加的奴役情况。在象征性地谈到法院的混合结构之后,他用英语和法语宣读了他的陈述,保证法院的三种工作语言都得到了呈现。重要的一点是,他的陈述还包含了对DUCH在命令进行酷刑和屠杀被关押人中作用的指控,指认他作为一个指挥官的责任以及直接参加罪行的责任。实质上,伯帝指称DUCH的责任建立于这一事实上,即他“故意并积极地”对S21地运行行使着“独立的权力”。伯帝同样使用了视频辅助,包括展示S21中被指存在的等级结构的图表,他辩称DUCH设计了在该讯问中心广泛应用的非人道的条件、下达了进行酷刑的命令,并参与了对被关押人的屠杀。他进一步指称DUCH对于保证S21达到其既定的目的有着特殊的利益,因为他对CPK常设委员会的成员直接负责——尤其是 Nuon Chea 和 Son Sen。他还辩称DUCH可以直接与民主柬埔寨的高层人士进行对话这一事实表明了DUCH所受到的极大程度的信任。伯帝对DUCH悔过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声称DUCH“严密控制”了金边的这一讯问中心。他同时请求法院适用共同犯罪体(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的理论,以使得被告人承担的责任能与他在这些事件中的作用完全对应。
最后,明显地为了反驳辩护律师的可能回应,伯帝声称任何认为DUCH在S21只起到有限和表面作用的说法都是不合逻辑和“不能为证据所证明的”。伯帝指出了被告人在M13讯问中心所起的作用,他认为M13是“被告人的训练场”,并进一步指称:“过去可以帮助我们看清现在。”他辩称DUCH身在CPK 28年的事实使得他现在的自责显得可疑。
 
被告方的视角:DUCH对于S21中所发生罪行和严重违法行为的责任。在辩护律师弗朗索瓦•卢的请求之下,法庭准许DUCH对检察官的开庭陈述做出回应。DUCH的回应以对CPK在1975-1979年间实施的罪行表示自责和悔恨而开始,他请求所有相关方“为原谅留一扇窗”。DUCH对其以往的行为公开表示了悔过,亦同时承认了自己对S21中所发生罪行的法律责任。他明确地说到:“我对S21里所发生的罪行负有责任……尤其是对那里的人们所实施的酷刑和屠杀。”
 
DUCH说道他对自己以Angkor之名所实施的罪行“非常后悔和羞愧”,但在那个时候他不敢去想违反上级的命令。他确认说他决定跟法庭合作,因为这是他所拥有的唯一“让柬埔寨人民脱离悲伤”的办法。他还画了一幅画给法官们看,而这幅画也通过电视屏幕展示给了公众旁听席。该画显示了 Ta Mok, Pol Pot 和 Nuon Chea坐在看起来像是一堆堆骨头的东西面前。他们身后似乎还有一把镰刀。他还在他们每个人的头上写了标语。DUCH说该画“是关于CPK”及其“权限、等级、制度”的。该画随后被收入案件档案。
 
虽然DUCH明确接受他负有责任,但被告方在其责任的程度上所持态度仍然很模糊。因为辩护律师对起诉书中与DUCH对S21中罪行的责任程度相关的某些事实存有争议。辩护方对开庭陈述的回应有一部分由弗朗索瓦•卢做出,这些回应清楚地提到DUCH在S21的责任程度是一个关键问题,很有可能会成为主要讨论的问题。
 
弗朗索瓦•卢请求法庭不要忽视DUCH是一个上级命令“接受者和传递者”的事实。虽然他表示他将“回到服从命令的问题上来”,卢也同时明确承认“自从纽伦堡以来,(这一因素)就(只是)一种减轻罪责的情形”。实质上,似乎罗伯特•伯帝和弗朗索瓦•卢都同意为了避免自己的生命、或自己家庭成员的生命受到威胁而行为,在国际法下并不构成一种免责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弗朗索瓦•卢选择用一种不完全是法律性的方式来谈这一问题。他请求法庭注意DUCH回归人性的旅程,并称之为“漫长……并有时孤独”的旅程。因此,在其对检察官的回应中充满了对DUCH现在在促进内部和解和广泛的人性方面所起作用的描述。他在结论部分强调性地请求法庭考虑“审判程序”是否会“允许那些出离了人性的人回归人性”。
 
柬埔寨辩护律师卡尔•萨伍特( Kar Savuth)也对检察官做了回应,他请求法庭不要让DUCH成为替罪羊。他说:“所有负有最重要责任的人都应当被起诉。如果要起诉一些人而让另一些逃脱罪责,那么最好就不要起诉任何人。”他补充道DUCH只是柬埔寨196所监狱中一所的首脑,而他在S21所实施之罪行的范围和严重性都不是这些监狱中最大的。他尤其指出了在磅清扬(Kampong Chnang)的一个讯问中心中有150000人被杀害。在之后那天的审判中,他向法庭确认说他这一论点并不是质疑法院的管辖权,而只是想要提出这些观点以供法庭考虑。
 
对被告人的持续羁押被指违宪并构成对国际法的违反。在本周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庭审中,国际被告律师弗朗索瓦•卢被准许就对其当事人在审判前约十年的羁押进行陈述。卢试图将对其当事人的长时间羁押定性为对柬埔寨法以及国际法律文件的违反。
 
关于对其当事人的羁押违反国内法的论述,卢声称:“我们在庭前请求你们停止对DUCH的羁押,因为它远远超过了柬埔寨法所允许的时间限度……”他援引了柬埔寨宪法和联合国柬埔寨过渡行政当局(UNTAC)的法案来支持这一论点。他也提到了1999年的《审前羁押时限法》,该法禁止任何超过三年的“临时羁押”。随后卢提请法院注意《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及第14条。他还说他的当事人没有受到审判而被羁押了如此之长的时间,这使得它已经不能被称为“临时羁押”。之后他诉请在审判期间立即停止对其当事人的羁押,并同时保证其当事人愿意接受任何可能附加于释放的条件。此外,卢似乎也主张DUCH自1999年五月以来被羁押的期限在量刑时被纳入考虑范围并被从总刑期中减去,而且被告人权利的损害应当使其有权获得赔偿(以减轻刑罚的形式)。
 
为了进一步支持自己的主张,卢重点援引了ICTR上诉庭1999年11月3日发布的Jean-Bosco Barayagwiza v The Prosecutor一案的判决。他请求法院注意 Barayagwiza案中所援引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Brandeis的话,他警告说如果“国家为了保证判定”个人“有罪而违反法律”,而可以不为此负责的话,这会带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之果”。卢还援引了联合国临时羁押工作组2007年11月30日发布的意见,以及欧洲人权法院的判例。2007年11月的那份决定在这里尤其相关,它是关于哈里里被刺后黎巴嫩逮捕并羁押八名嫌疑人的。这份决定认为对这些嫌疑人的羁押是“专制的”,八个人中有四个被释放了。审判这一案件的混合法庭黎巴嫩特别法庭将会被请求对剩下的四个嫌疑人做出判决,该法庭上个月刚刚正式开始其程序。因此ECCC的决定也许会影响到该法庭的决定。
 
卢坦诚它的这一请求是要求法庭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然而他强调ECCC的审判有着一个更广泛的目标,即为国内法和国际法司法程序的互相借鉴设立一个范例。卢强调法庭作为人权保卫者的角色,并强调法庭的声望正受到质疑,他请求法庭遵循“Dura lex sed lex”的法谚,即“法律是严格的,但法律就是如此。”
 
检察官的回应。柬埔寨检察官琪凉对此做了回应,她坚称DUCH应当继续被羁押。跟检察官在审前程序所作的辩论一样,琪凉强调ECCC与柬埔寨军事法庭是互不相关的独立实体,因此法庭不对DUCH在军事法庭的羁押负责。她补充说DUCH请求补偿的更合适的方式是通过国内法院。其次,根据法院内部规则第63条第3款第2项第4目,她表示有必要保护DUCH的安全。她说:“公众都认识DUCH——存在受害者家人团体对他进行报复的风险。”她补充说DUCH对其罪责的明确承认意味着第63条第3款规定的两个条件中的第一项明显已经达到了。第三,虽然并没有明确援引,但琪凉提到了《建立ECCC法》第35条第4款,该款规定被告人有权在自己到场的情况下被审判。检察官主张有必要对DUCH持续羁押以防止他被缺席审判,这可说是对公平审判权利的一个有些奇特的反向运用。
 
3、受害人参与及证人和受害人保护和支持
  
民事当事人到庭情况:DUCH审判的前两天大部分的民事当事人都到庭了:DUCH案中一共有93位受害人参与庭审程序,63位到庭,他们或者坐在庭上,或者坐在公众旁听席上。但是,第三天的时候到庭的民事当事人就只剩下坐在庭上的10位了。这很可能是因为受害者部只组织了前两天的交通和住宿。
 
由律师代表的权利:大部分民事当事人律师在审判第一周都到庭了,虽然9位国际律师中有5位没到。除了周三上午的庭审之外,所有的四组民事当事人都是由一个国际律师和一个国内律师代表的:第一组Ty Srinna女士和Alain Werner先生(瑞士);第二组Kong Pisey先生或Yung Panith 先生(轮换)以及 Silke Studzinsky女士(德国);第三组Moch Sovannary女士或Kim Mengkhy先生(轮换) 以及Martine Jacquin女士(法国);第四组Hong Kimson先生(他同时代表第二组)以及Pierre Olivier Sur先生。

在临时羁押问题上进行陈述的权利:在被告方和检察官在周三就被告人的临时羁押问题进行陈述之后,民事当事人律师马上请求他们亦有做出陈述的权利。法庭最初直接拒绝了律师Alain Werner讨论此议题的请求,但在律师Silke Studzinsky强调该问题的重要性之后又同意听取律师们关于民事当事人有权参与的请求。
 
民事当事人律师们提出了许多论点来支撑其请求。Studzinsky首先强调了民事当事人的利益非常重要且与释放被告人的问题直接相关,之后她提出了ECCC保持其判决与先例统一的问题。她尤其援引了审前庭的判决,审前庭在审前阶段赋予了民事当事人广泛的参与权利,包括在与其利益相关的羁押命令上做出陈述的权利。律师Sur进一步辩称法院内部规则第82条应当跟第63条结合起来进行解释。虽然Sur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但审前庭在决定民事当事人在审前阶段参与审前羁押上诉程序的权利时,曾经结合规则第23条来解释第63条第4款,从而赋予了民事当事人参与的权利。
 
辩护律师弗朗索瓦•卢在反驳这些论点时提出了两点。第一,他辩称与临时羁押相关的问题应该跟判刑结合起来进行考量,而很明显民事当事人由于明显的偏见而不应参与到被告人刑罚的决定中。第二,他提醒到规则第82条第2款并未规定民事当事人的参与权,并辩称法庭不应听取那些论点而修改规则,而只能解释规则。
 
Martine Jacquin则以一种感性的陈述方式质疑道,倘若DUCH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悔过的话,又怎么会在第二天要求自己被释放。辩护律师弗朗索瓦•卢回应道,所有的民事当事人都应“扮演他们自己在庭审中的角色”,而不要参与不属于他们的领域。
 
民事当事人参与的权利总述: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民事当事人律师在很多情况下都试图请求扩大他们的权利,超出《成立ECCC法》和法院内部规则的范畴。除了参与到关于临时羁押的讨论中之外,他们还请求进行开庭陈述的权利。后来这一请求被修改为允许民事当事人对被告人的陈述做出回应。在两个问题上,Sur都援引了“平等武装”(Equality of Arms)原则,他认为保证平等武装原则的实施应当包括保证民事当事人能作为平等的一方当事人参与庭审过程。Studzinsky更进一步强调了这一论点,她多次坚称民事当事人参与的原则和精神不能被狭义地理解为仅仅到庭,而应该包括民事当事人发表自己的意见,并让这些意见和关切为法庭所考虑的权利。
 
Martine Jacquin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把双方同意的事实当庭宣读的重要性。Jacquin坚称这种宣读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告知公众和被害人这些事实是什么,并让他们正式成为法庭记录的一部分。她指出这对没有办法直接看到案件记录的民事当事人来说尤其重要。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事实被宣读的那一天,虽然庭上有10位民事当事人到庭,但在公众旁听席上并任何没有民事当事人。
 
4、审判进程
 
法庭对进程的把握。总体来说,法官非常注意保证程序迅速进行的必要,主审法官聂农经常打断律师们,不让他们做无关或重复的辩论。然而,周一的过早休庭和周二过长的午休都让人担忧。最糟的状况是,法庭可能会陷入在国际法庭中常见的审判进程问题中。不过,现在要评价这是否会成为审判中的一个问题还为时过早。
 
翻译问题。在三天的庭审中法院数次出现了翻译问题。主审法官多次因技术问题中断程序。此外,翻译上的不准确及不完整也多次出现。翻译们不能迅速而准确地跟上在法庭上陈述之人的节奏,这是法院应当解决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它可能会影响当事人清楚而有效地进行交流。
 
技术问题。在耳机和保证法庭和公众听到翻译广播方面出现了一些小的技术问题,在检察官的开庭陈述中视频辅助手段也出现了一些小故障。但是,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迅速而有效的处理。
 
本报告的附件一包括与审判进程相关的一些表格,更详细的相关信息可参见这些表格。
 
 
作者:Asia International Justice Initiative (AIJI) Trial Monitoring Team for the ECCC (Extraordinary Chambers in the Courts of Cambodia)
 
译者:张膑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07级博士研究生、柬埔寨特别刑事法庭Trial Monitor
 
【注释】
International Co-Prosecutor Robert Petit, quoting Historian Yosef Hayim Yerulshami, in his opening statement in the trial, 31 March 2009.
虽然法庭《内部规则》第82-bis条没有规定民事当事人可以在这一问题上进行陈述,但民事当事人律师辩称有必要赋予他们这样的权利。
报告中所有对《内部规则》的援引都指在ECCC官方网站上可见的最新版本的内部规则,具体信息参见www.eccc.gov.kh.
值得注意的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间可能都会超过了宣读这一部分所需要的时间。
在开庭陈述过程中,国际辩护律师弗朗索瓦•卢对使用S21录像提出了反对,他指出该录像的内容是目前初审庭尚未做出决定的一项动议的争议对象。国际检察官罗伯特•伯帝则回应说该录像与法庭正在考虑的并不相同,并指出该录像已存在于案件文件中一年多。法庭驳回了被告方的反对。
据检察官所说,37%的被关押人来自于军队,41%来自于政府,3%是越南人,15%是“新人”或其他,4%是被逮捕之人的妻子。
In particular, Roux quoted extensively from Paragraphs 106 and 111. See Prosecutor v Jean-Bosco Barayagwisa “Decision”, (Appeals Chamber), 3 November 1999. Available online at www.ictr.org.
Namely Mr. Karim A. A. Kahn (Britain) and Ms Brianne McGoningle (U.S.A) from CP1, as well as Ms. Annie Delahaie, Ms Elizabeth Rabesandratana and Mr. Philippe Canonne of CP3 (all of whom are from France).
Hong Kimson先生周三上午没有到。
See Prosecutor vs. Nuon Chea, ‘Decision on Civil Party Participation in Provisional Detention Appeals’ (002/19-09-2007-ECCC/OCIJ (PTC01)), 20 March 2008, particularly at pars 35 – 49. Available online at: www.eccc.gov.kh/english/court_doc.list.aspx.
Ibid., at par.41.
该问题由 Pierre Olivier Sur提出,他说他很遗憾民事当事人在头两天没有被赋予进行陈述的权利。初审庭在审判程序开始之前已经驳回了一个要求民事当事人有权进行开庭陈述的书面请求。
See Table 1, Appendix A. 周一的庭审提早了一个小时结束,因为检察官希望开庭陈述可以完整地进行而不被打断(也就是说,如果法庭没有提早结束的话,就需要比正常的下午4点15分晚一个小时结束)。关于其他法庭,参见 War Crimes Studies Center “Special Court for Sierra Leone: Report on the RUF Trial Proceedings (17 January 2008)” (War Crimes Studies Center, Berkeley, 2008).
 
更新日期:2009/5/7
阅读次数:11443
 
上一条:  【柬埔寨特别刑事法庭】DUCH案庭审报告(英文)
下一条:黄文旭  论冲突规范在国际税法中的地位和作用
 
 【我想发表评论】 【将文本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章尚锦]刘丁教授创建国际经济法和国际经济法的发展及人才培养
韩立余  入世对中国法治的影响
陈儒丹  “非WTO协议”在WTO争端解决中的适用
胡晓红  金融监管国际合作的法制现状及其完善
刘瑛  论《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在中国法院的直接适用
胡绪雨  国际海上货物承运人责任基础立法中的目的论
金融危机下的国际贸易保护及法律应对
>>> 更多
 
Copyright©2006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研室
邮编:10087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电子邮箱:rucpil@ruc.edu.cn  京ICP备11002283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