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战争》精彩书摘
2019年8月22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律文化   法与全球化
[ 导语 ]
我并不怨恨一无所成或支持40年停火协议的人。我也十分理解那些拒不追随戴高乐的人。他们偏安一隅,追求纸醉金迷的安稳日子,美其名曰人文关怀。后来他们吸取教训,开始学“聪明”了,渐渐把他们所谓的生活理念灌输给我们,荼毒、污染着我们,让我们学得卑躬屈膝、不思反抗、逆来顺受。 ——罗曼·加里《黎明的承诺》
[ 内容摘要 ]
法律已成为美国发动经济战的一个隐秘武器。数十年来,欧洲企业不断遭遇美国司法部和相关金融监管机构的重拳打击。被控贪腐或违犯禁运条例,与古巴、利比亚、朝鲜、伊朗等国进行贸易的企业被罚以数额高达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罚金。本书通过
[ 内容 ]

自20世纪初就有一种罪恶侵蚀着欧洲。这片大陆呈现出强烈的不适感,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向美洲大陆苟延残喘地寻求保护后,它已失去自信,这种不适在整个20世纪蔓延,直至反殖民浪潮袭来。“显然,欧洲大陆憧憬着被美国资本供养,”保罗·瓦莱里写道,“其政策都是围绕着这一目的制定的。”2016年10月,随着一位亿万富翁入主白宫,欧洲大陆对美国温情的最后憧憬和幻想破灭了。

然而,唐纳德·特朗普并没有推出什么新的政策,他只是延续了之前几任总统的做法,率先举全国之力发动经济战的并不是他,而是里根、布什父子、克林顿和奥巴马。投票通过美国域外管辖法律的也不是他,而是所有之前的美国总统。人们斥责他实行经济保护主义。诚然,在他的授意下,美国政府于2017年通过了90项贸易保护主义新措施,世界上所有该类型的措施增长至467项,单单美国就占了20%。“在所有主张推行贸易壁垒的国家中,美国是唯一在2017年比2016年通过法令更多的国家。”比2016年多了6项,比2015年多了4项。美国在经济上重整装备,蓄势待发。尽管如此,挖掘出经济战这一战斧的并不是特朗普而是诸位前任总统。

几十年来,美国总统们一直延续着要把欧洲变为美国附庸的政策方针,美国想要把欧洲彻底变为它的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的傀儡。美国从不掩饰它对欧洲大陆这个美国起源之地的地缘战略上的野心。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的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在其著作《大棋局》中就详细概述了这一点。为了维持世界霸主地位,阻止任何竞争者的崛起,美国在对外政策上需要保证三点:“避免其附庸国之间产生摩擦,并保持它们在国家安全上对美国的依赖;一些敏感问题让它们自行决定;阻止激进派组成反对联盟。”欧洲也一直扮演着被驯服的附庸的角色。激进派主要指的是俄罗斯。早在很久之前弥撒结局已然注定,但欧洲精英们却总是装聋作哑。直到另一种压力出现了,那就是美国的域外管辖法律。“这种域外司法政策,”法国共和党议员布鲁诺·赫达约写道,“可以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首先是外交层面,使用如此手段将美国法律强加于欧洲国家,使其进一步沦为美国附庸。伊朗就是一个值得吸取教训的例证……此外是经济层面,这种政策旨在向美国企业的主要竞争对手处以巨额罚款,以此方式削弱它们。”

现在,美国的目标没有变,变的只是方式与方法。在财税改革的促进下,特朗普解冻了美国企业海外被冻结的1.4万亿美元,并承诺对回流美国的资本只收取15.5%的税。他授意企业在欧洲市场上搜刮抢掠。继阿尔斯通和德希尼布这两大法国工业支柱深陷美国司法机构的泥淖,而不得不破大财免灾后,厄运又将会降临到谁的头上呢?

在法国政府默许下建立起来的这堵横亘大西洋的墙能否帮助法国遮风避雨呢?2018年2月,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宣布,扩大蒙特伯格法令的执法范围,该法令旨在保护外商投资的法国战略资产,并赋予国家组织相关方协商谈判的权力。它涵盖了新兴科技(人工智能)、空间、数据资源存储、微电子技术和金融市场的技术基础领域。法国也应巩固在某些敏感企业中持有的“黄金股”(或“特殊股份”),这些股份赋予国家在某些企业战略决策(研发部门位置、知识产权转移、投标流程等)中拥有监管权和否决权。但法国如何能螳臂当车?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对唐纳德·特朗普2017年5月26日和27日在意大利西西里G7峰会上的发言表示认同,翌日即宣布:“我们完全依赖别人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作为欧洲人,我们应该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两大陆间的鸿沟自此显露无遗。但谁可担当捍卫欧洲经济利益这一重任呢?欧洲人是否幻想着美国人的核保护伞也能保护欧洲的经济利益呢?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在2018年5月索菲亚峰会开幕式上隐晦地表示:“实话实说,欧洲要感谢特朗普总统,因为正是他打破了我们的所有幻想。他让我们意识到只有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如果特朗普没有当选又该如何?欧洲是否能继续幻想寻求美国的庇护,抑或自己终将掌握自己的命运?在那些天真幼稚的欧洲领导人看来,这些问题尚且有待商榷,殊不知他们只是美国股掌间甚至是全球化浪潮中“有用的傻瓜”。

特朗普的意图昭然若揭。他认同甚至宣扬新自由主义最阴暗的一面:人人为己,自私自利。这种毫无底线、疯狂竞争赢得世界上霸主地位的做法让幼稚天真、憧憬美好的欧洲人看不到任何希望,也迫使欧洲企业甚至欧洲国家不惜弄虚作假、诉诸暴力来保护并赢得市场份额。法律只是美国的一种手段,它虽不是唯一一种,但效率却毋庸置疑,特别是用来对付那些依然相信法律公平正义并多年来忽视其对经济致命影响的欧洲人。

特朗普逼着其他国家走上角斗场。“这就是个老小子的伎俩,”一位美国官员说,“他重重给你一拳,如果你还击,他就会问:‘咱们还是不是哥们儿?’有的国家做出反击,特朗普就退让了。而反观欧洲,却徒劳地向特朗普反复示好,结果只是一无所获。”

欧洲精英们不能再回避触及国际经济关系本质和发展方面的论战了。暴力不能垄断政治,贸易也并不总能缓解国家间的观念冲突。

真相已为欧洲敲响警钟。如果欧洲不想继续对这位不可结交的特朗普只进行口头上谴责,而是想要言行一致、身体力行地抵制乃至冲破美国司法和经济桎梏;如果欧洲不再履行与伊朗的协议并公开放弃其在伊朗的企业,结局将是注定的:欧洲将不复存在。如果欧洲昂首挺胸,对美国这位欧洲盟友发起还击,那将证明欧洲模式才是正确的,因为公道高于法律。


本文作者:阿里•拉伊迪

本文来源:法意读书

责任编辑:汪文珊,实习编辑:向雨心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向雨心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